电竞陪练:疫情之下海外留学生打工新选择

95后的小芊是一个在日本东京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大四的她学业并不那么紧张,每天上完网课,小芊都会打开手机玩电竞。
在她这个岁数,当下有太多太多的年轻人通过这样的方式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但不同的是,小芊每个月凭借电竞能赚到差不多6000元人民币,这背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王思聪也在做陪练
“去年8月份的时候,听朋友说有一个软件平台,可以在上面边打电竞边赚钱,我自己平时就喜欢玩《王者荣耀》,心想这挺好呀,自认为也是一个不错的打野,就开始尝试。其实我这种角色就是陪练,在线上陪人打电竞练级……”小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事实上,她所说的 “陪练”对于很多电竞用户来说早已不陌生,在过去几年中国电竞迅猛发展的阶段,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逐渐走向完善,其中也衍生出了一个新职业——电竞陪练师。
在很多业内人看来,中国有超过3.5亿的电竞用户,伴随着当下年轻人电竞和社交需求的激增,这个职业愈发成为市场的刚需。
无独有偶,去年7月31日,中标委(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还发布了一份名为《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的公告,电竞爱好者可以通过官方认定平台进行考核,合格者会被授予“电子竞技陪练师”的官方职业技能资质证书。
很显然,电竞陪练师无论从市场还是行业发展角度都愈发得到认可,其中作为国内电竞陪练行业的龙头也是《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的资格考核和认定平台,比心陪练已经汇聚了超过3000万的用户,在平台上进行电竞技能分享的陪练(行业内俗称“大神”)超过300万。
值得一提的是,就连王思聪也入驻过比心陪练——他曾经通过一个叫作ig.wxz的昵称发布了自己在《英雄联盟》中的陪练报价,666元/小时的报价创造了平台上线以来的最高价码。
是的,你没看错,王思聪也在平台上“找活”。当然,王思聪更多是抱着“尝鲜”的心态去参与,而对于大多数电竞陪练而言,则经历了从娱乐到工作的转变。

海外留学生的打工新选择
女孩小忧随家人移民美国西雅图,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特别孤单,想在线上找人一起玩电竞,比心平台上提供了众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玩着玩着,她发现自己也可以接单了,可以赚零花钱了。
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自己开始也做过‘老板’(在平台上寻找陪练的用户),后来才开始转做陪练,没单子的时候也会在其他电竞中寻找陪练一起玩。”
而已经走入社会的小懒比学生小芊、小忧更晚接触比心,今年2月份疫情期间他刚刚开始做陪练,这位在IT公司做项目经理的年轻人直言不讳做陪练并不耽误自己的本职工作。
“电竞是大多数年轻人共同的爱好,而疫情期间(通过做陪练)倒还让自己多了一个补贴生活的渠道。”
一如小懒所言,因为疫情在全球爆发,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冲击,这一点远在海外的小芊感受更加明显。“日本刚刚开学,但是还不能去学校,大家都在家里上网课,过去很多留学生都会通过在外打工来赚钱,现在外面的店铺大多关门了,大家都不能打工了……”
因为日本消费较高,课余时间兼职打工基本是留学生们必然的选择,通常每小时打工可以赚到折合约60-80元人民币,疫情一下子让很多人失去了这块收入。
相比之下,小芊觉得自己很幸运,“我的王者段位是88星,在比心平台的陪练定价为19元/局,一局差不多10到15分钟,一个月可以赚到6000多元,现在我不需要外出打工了。”
相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小忧身上,从曾经的游戏小白到如今的大神,小忧已经能够通过在比心平台接单覆盖自己在西雅图的日常开支。

电竞陪练已成为新兴职业。
电竞陪练,百亿市场
眼下国内疫情防控向好,但国外形势依旧严峻,依靠着电竞陪练这样的新兴岗位,远在海外的一些留学生和华人可以更便利、更安全地赚取到学费和生活费,就连一些过去对电竞并不那么认同的父母、长辈,也开始从心底里承认年轻人们的努力。
“我能感觉得到,父母虽然没有明说,但从不干涉我的这份工作,他们认为我也在自食其力了。”小芊言语中颇有一份自豪。
疫情肆虐全球之际,电竞行业凭借线上优势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活跃度,其中陪练行业更是呈现出了爆发的态势。
以比心平台为例,2020年一季度,平台新增陪练大神达到102万人;对比2019年12月,今年疫情期间2月和3月增幅高达150%。用户活跃度方面,新增用户为平日的1.6倍,日均订单量是平时的2倍之多。
这一定程度得益于疫情时期老百姓足不出户对电竞这样的线上娱乐方式更加依赖;与此同时,电竞的用户基数不断增加、市场不断扩大也让细分领域获得了足够的支撑。
比心陪练副总裁杜明江就曾透露,电竞陪练已成为电竞生态中新兴的“百亿市场”,而在未来3-5年,预计将占到电竞产业15%-20%的市场份额

走向职业化的电竞陪练
当然,陪练目前依然是中国电竞市场专属的一个职业,一方面源于中国电竞用户人群的庞大,另一方面中国电竞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后,对行业内的新兴市场带来了巨大刺激。
2017-2018年期间,比心陪练等多家陪练平台先后获得融资,2019年淘宝、虎牙、斗鱼等电商直播平台也纷纷开展电竞陪练业务。
可以说,一个新兴领域在短时间内引得巨头竞相入局,这势必会让人们联好奇,陪练平台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
答案并不复杂,电竞玩家和陪练大神通过平台撮合达成线上订单交易,平台抽取订单交易额的一部分(通常是10%-20%)作为收入。
在享受产业红利的同时,平台方也力求让行业更加规范化,同时肩负起自己的社会责任。
疫情发生后,考虑到海外华人和留学生工作受到了影响,针对目前只占据整体份额极小部分的海外市场,比心第一时间开发了“海外陪练大神专区”,提供专属申请通道和流量曝光,为有志于此的海外华人和留学生提供更便利的陪练接单机会,目前海外专区已经有超过2万名陪练报名成功。
一切迹象显示,“一起电竞”这种过去根植于玩家群体中的自发行为已经在平台的帮助下愈发走向职业化、规模化、产业化,开始在电竞板块中真正扮演重要的角色,于非常时期也起到了提振行业的作用。

未来,选择全职陪练吗?
目前,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开始把电竞陪练从兼职转向全职,比心官方数据显示,平台上超过300万的陪练师中有近一半已经可以通过陪练获得收入,其中全职陪练师月薪可以达到7857元,兼职也有2929元。
而在本月中下旬在线举行的为期一个月的比心陪练大神节上,包括FPX、eStarPro、IG、AG超玩会等11支国内顶尖职业战队以及12位游戏KOL也会加入进来,与玩家互动并进行对抗赛。
必须提及的是,过去数年中比心陪练已经和国内十几支职业战队达成合作,共建电竞青训体系,选拔未来的职业选手。
可以说,作为电竞产业中的一环,陪练平台覆盖了电竞的上游到下游,既满足了玩家娱乐的需求,也提供了工作机会,甚至为其中的佼佼者打通了晋升职业的渠道。
“没有任何一个工作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好的,我们要成为电竞陪练师需要进行笔试,还有电竞实操的考核,陪练过程中也在不断思考如何提高自己的水平,针对不同老板的需求还要寻找自己最合适的定位……”
如今兼职做陪练已经三个多月了,90后的小懒完全沉浸其中,享受做一个电竞陪练师的乐趣和满足感。
那么未来是否要做全职?本职工作收入颇丰的小懒没有给出答案,至于这个工作要做多久,他言语中则流露着一份憧憬,“电竞发展的态势那么好,这个行业还在起步阶段,是一片蓝海,拥有很大的潜力……”
目前比心平台上经过认证的陪练师平均年龄23.27岁,而年龄最大的已经39岁,这是一个新兴的职业,但这个身份却有可能在未来相当长时间里陪伴着他们一直走下去。
    A+
发布日期:2020-05-25 18:50:38  所属分类:创业
标签:

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