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高校被误认野鸡大学发怒,名气还没“野鸡”大

211高校被误认野鸡大学发怒,名气还没“野鸡”大

校方指导考生填志愿

如今,比证明一所野鸡大学更难的,是证明这所大学不是野鸡。

日前,北京邮电大学被误列进野鸡大学名单,明明是一所教育部直属、国家“211工程”大学,却无辜躺枪,学校为此在官方微博上怒发声明。

已经足可以假误真的野鸡大学们,防不胜防。在2019年全国野鸡大学名单中,共有392所野鸡大学上榜,高等教育资源最发达的首都北京,同时以151所野鸡大学高居榜首。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周光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说它不合理,是因为它是社会堕落和不诚信的集中表现,用教育行骗敛财没有底线。400所野鸡大学触目惊心,不在合理范围内。”

野鸡大学靠猜

这事儿的缘起,还得从最近野鸡大学名单的传播说起,眼下正是考生填志愿的关键阶段。

然而,在野鸡大学名单传来传去的过程中,北京邮电大学竟然成野鸡了。北京邮电大学随即发布声明,指出转载媒体混淆原名单中关于中国邮电大学的提法,错误刊载为北京邮电大学。

无独有偶,武汉东湖学院也被列入野鸡大学名单,不得不对外发布严正声明,指出名单中混淆了武汉东湖学院与武汉东湖大学,将武汉东湖学院错误刊载为野鸡大学。

乍一看名字,谁是正经大学还真有点懵。因为超过70%的中国大学都是以三项式(地名+学科名+性质类别)命名,导致辨识度不高,更别提掺和进几百所野鸡大学了。

以当下最时髦的“XX科技大学”为例,牛校就不少于10个。其中,能排前五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却闹出了争取一下能够“专升本”的笑话。

大多数人眼中的好大学,差不多就是清北人复交到浙大、武大、南大、南开、中山等等,剩下的学校到底好不好,光从名字上是看不出来的。

比如位于郑州的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听起来似乎挺野鸡的,实际上人家可是根正苗红的大学,由水利部与河南省共建,在水利界声名显赫,科幻作家刘慈欣就是从这里毕业的。

再比如北京电子科技学院,乍听起来不入流,实际上人家可是直属中共中央办公厅的正规大学,不仅分数要求高,而且还要通过政审。

还有一类中外合办高校,比如西交利物浦、宁波诺丁汉、上海纽约、昆山杜克、温州肯恩,几乎都会被想当然地认为是野鸡大学起洋名迷惑人,实际上他们的分数线都超一本。

野鸡大学胆肥

名是一张皮,大学热衷改校名。但对野鸡大学来说,与其升级改名, 不如一步登顶。

大学改名一般分三个套路。其一是升级换后缀,学校改学院,学院改大学,层级越高越好。

比如武汉东湖学院是独立设置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校,由原武汉大学东湖分校而来,冠以后缀“学院”。野鸡大学就厉害了,直接叫武汉东湖大学

改名套路其二是更换地域名,小地方改大地方,能用省就不用市,最好能用中国。作为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城市,如果学校能以“北京”开头,感觉上就甩了其它大学好几条街。

在上大学网公布的390所野鸡大学中,多达99所带有“北京”二字。而在教育部公布的《2019年度全国普通高等学校名单》中,带“北京”的正规本科高校也不过就43所而已。

从“十二五”开始,教育部就明文规定,高校改名不能再冠以“中国”、“中华”、“国家”字样。

北京邮电大学是所211高校,冠以前缀“北京”。野鸡大学就胆肥了,直接起名中国邮电大学。

改名套路其三是更换专业名,理工、科技、财经比较时髦。野鸡大学也不例外,网易数读爬取了390所野鸡大学,发现“科技”和“管理”并列第一,都出现了81次。

不仅如此,野鸡大学的宣传文案,大多直接抄袭正规高校的简介。

2018年6月,一所名为武汉经贸大学的山寨官网被河北省网信办依法关停。该网站的栏目布局、主页大图与正规高校河北经贸大学一模一样。

野鸡大学难禁

要辨别野鸡大学其实很简单。教育部日前公开2019年全国高等学校名单,截至2019年6月15日,全国高等学校共计2956所。

只要不在教育部公示名单里的,就是野鸡大学。发布野鸡大学榜单的机构,就是先看教育部的名单,如果名单里没有这所大学,就进一步调查。

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50%,大学录取率在2018年便超过了80%,上大学并不难。

周光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尽管高等教育毛入学达到50%进入普及化阶段,但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匮乏。在近三千所大学里,本科只占50%,这是野鸡大学能够存在的基础。政策要把着力解决高等教育发展不充分不平衡问题放在优先位置。”

野鸡大学一般都会宣传,考上专科的分数,就可以上本科。周光礼认为,“野鸡大学屡禁不止的原因主要有两个,其一是需求决定论。追求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是刚需,有需求就会有市场。”

野鸡大学大多设在东部发达地区,生源却大多来自中西部地区。大连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罗志敏指出,野鸡大学在大城市已经骗不到人了,但由于信息流动还有滞后效应,农村、中西部地区便成了广告轰炸的目标。

中西部学生家境多不宽裕,迫切需要好的就业改善经济状况。上大学网创始人透露,现实中很多用人单位并不会去核实学历。就算去查,这些假文凭还真能被查到,这已经是一个产业链。

要监管野鸡大学也存在一定的难度。据《扬子晚报》报道,因虚假宣传,2018年4月,南京交通科技学校2018年招生资格遭取消。6月,该校换了一个名字新领航职业学校,又开始招生了。今年,在该校官网首页截图上,加粗的“2019重点大学官方报名指定中心”依然惹眼。

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朱清怡处长表示,这家单位换了一个名字又开始招生明显属于违规行为,但新领航集团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而且工商登记注册地点位于镇江句容市,在查处上存在一定难度。(为什么有难度?)

另外,教育部门只能发布正规高校名录,难以抑制野鸡大学泛滥。周光礼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野鸡大学屡禁不止的第二个原因,是监管不力。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建立教育执法队伍。”

周光礼跟中国新闻周刊谈到一个细节:我们的城市管理有上百万执法队伍,然而,教育部一位司长曾经调侃说,整个教育系统的教育执法队伍就只有一个人,就是他自己。

眼下,高考进入填志愿的招生阶段,专家提醒,只要走正规志愿填报流程就不会出问题,但别相信所谓的点招、特招,天上不会掉馅饼。

    A+
发布日期:2019-07-06 06:22:33  所属分类:育儿
标签:

微信打赏